我弟弟

該死的天氣。我將一身裝備——鑰匙、手機、錢包——隨手卸在書桌上,轉身走往廚房。才走去鄰街雜貨鋪買點兒東西,回來就已汗流浹背。熱,太熱了。此時我最需要的,是一杯冰凍的飲料。啵噗——啵噗——啵噗——我隱約听見一聲聲發自汽笛的高唱,有幾分熟悉。

我問弟弟那是什麼聲音,四歲牙牙學語的他話還說不太清楚,我反復听了好幾遍才听得清楚。原來他說,那是豆漿阿姨腳踏車的汽笛聲。豆漿阿姨。心中默念這名詞數遍,一個在烈日底下騎腳踏車逐個花園去叫賣豆漿、頭戴老舊草帽、體形略胖的身影逐漸浮現。

喝、豆漿。我弟弟說。

我搞不清楚弟弟究竟想表達“我想喝豆漿”還是“你要喝豆漿嗎”?酷熱的天氣容易將人最後一絲耐心隨汗水蒸發,我懶得再一字一句辨識他的意思,又不忍無視他小小的自尊心。于是腦筋一轉,豆漿有什麼好喝的?算是回答了他。我邊打開冰箱,邊回憶上一回將麗賓娜放到哪一層去。

說起來,有好久沒見到那賣豆漿的安娣了。我對站在身後的弟弟說,上一回我和豆漿安娣買豆漿時,不知道你出生了沒?那麼多年了,原來她還有在賣啊。怎麼都找沒有,我到底把麗賓娜放哪去了?我弟弟搖頭表示不知。

要不要吃冰淇淋?我問。這時笛鳴聲來得更近些,開始感覺刺耳,應該就快經過我家。我弟弟並沒有理會我的問題,一把抓緊我的衣腳,使盡氣力拽扯,不停地重復說“喝、豆漿”三字。人小力弱的我弟弟臉都漲紅了,我見了于心不忍,又問他豆漿有什麼好喝的?這一回可不再是敷衍。我見我弟弟對豆漿這麼執著,起了個不大不小的好奇心。因為他在大家眼中是一個安靜乖巧的孩子,不挑食、也不曾為了買玩具在商場大哭大鬧,這也是我父母常用來教訓我的利器。我真想知道,小小的豆漿何以讓他如此反常?

然後弟弟口齒不清地說了一句讓我發愣好一會兒,隨後深思和自慚不已的話。四歲的弟弟並不具備良好、流利的語言溝通能力,所以我只能猜測,那背後蘊含的是年幼的他給予陌生人的同情心。身為哥哥的我在考慮自己的時候,四歲的弟弟卻先想到別人。

他說,安娣很熱。

(星洲日報/文藝春秋‧左行風)

http://www.sinchew.com.my/node/239142 

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
Please,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't work.

2 thoughts on “我弟弟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Captcha Captcha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