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隨筆

樹會生病

最近發生了一件趣事。
前幾天出門上班,忽然發現公寓門口一排沿路栽種的樹,竟然有半數被砍掉了。我心想,愛護環境、栽種綠色植物多重要呀,為什麼要砍掉呢?於是,我滿懷怒氣地問保安伯伯:“誰那麼沒有公德心,把樹給砍了。”
“是我們找人來砍的。”保安伯伯一臉平常地說。
我一聽之下,不得了,現在人人提倡愛護地球,我們栽種綠色植物都怕來不及了,竟然還砍樹?我正要指責保安伯伯之時,他接著說:“之前我們發現這些樹病了,找了專家來檢查,結果顯示這些樹已經病入膏肓,無法醫治,隨時可能倒下壓壞停泊路旁的汽車,甚至壓死人。無奈之下,我們只好找人把另外的病樹通通砍掉。”
哎呀!我現在才知道,原來不只是人會生病,樹也會生病。看來愛護環境不能只靠一股蠻勁,還要懂得採取適當方法才行。
我不敢再說什麼,和保安伯伯閒聊幾句後就告別上班去了。在我轉身離開之際,保安伯伯像是想起些什麼,問:“左先生,病樹早在上個月就砍完了,怎麼現在才問起?”
咦?原來我也病了。

給我一小滴淨水

    鮮血不是甘露,用它灌溉的土地不會有好收成。——雨果

    兒時關於我們國家的教科書經歷過太多美化,以至於當我長大後一度陷入究竟是「教科書」或「報紙」在撒謊的思考胡同,久久受困其中,險些成為反社會的邊緣分子。在馬來西亞長大,我的童年有過單純與天真;在馬來西亞長大,我的成年有過憤怒與騷動。無論如何,在經歷過「認清現實」的成長陣痛之後,我依然選擇相信當年教科書上的一句話:馬來西亞是個和平的國度。

        在我的想像王國,「馬來西亞」四字縱隱含有再多的不公,至少是個「和平與安全」的符號。我們可以不養看門犬。我們可以在深夜獨自徒步回家。我們可以在下車添油時不緊鎖車門。我們可以安心的逛商場、然後獨個兒去停車場開車離開。我們用最純淨的希望之水灌溉這片椰林夢土,祈求的不過是一個安居樂業的生活。托祖祖輩輩在這塊土地艱辛栽樹的福,我們理應能夠乘這一片名為「安全」的蕉葉的涼吧?

        馬來西亞「一度」是個和平與安全的符號。

        然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我認清的現實倏忽突入許多的縱火、搶劫與姦殺新聞。我在金寶求學時,有縱火犯;來到吉隆坡工作,有劫殺。火與刀交織成一片比煙霾更要濃厚的、血色的雨水傾瀉在這片土地,流淌成受害者身上的鮮血、旁觀者的驚呼與不安。這是血淋淋的現實。可怖的現實可不是一些人隨口斥之為「誇大」就能予以逃避的。

        為馬來西亞的和平祈禱。

        為馬來西亞的安全祈禱。

        祈禱不是要求,而是靈魂上的渴望。我深深地、渴望——

(載於《星洲副刊—星雲》八月主題徵文,2012年8月23日。)

//news.sinchew.com.my/node/262269